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絲綢之路主要內涵的全面解讀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05-30

  摘    要: “絲綢之路”已經成為今日人們的熱談。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 “絲綢之路”的內涵, 指的是數千年中外關系歷史上包括內陸和海上的一條條連通中外的絲綢——還有陶瓷、茶葉、木材、香料和其他“物質”作為貿易商品的“商路”;并由此來賦予其對今日“一帶一路”建設可資借鑒、傳承、弘揚的“歷史意義”。但這不是歷史上一條條“陸路”“海路”即今日所謂的“絲綢之路”的全部內涵, 而且不是主要的、主體的內涵, 因而需要對此作出符合歷史原貌、原義和定位的解讀, 否則就是歪曲、虛無、褻瀆歷史。盡管迄今已有不少學者對此作了不少辨正析誤的解說, 但仍嫌力度不夠, 或不到位, 或本身也有誤, 至今學界和社會上仍然誤讀誤識普遍, 謬種流傳, 不可不再加辨說。要之, 中外關系暨中外交通歷史上的一條條“陸路”“海路”, 即今所謂“絲綢之路”, 就其主體內涵而言, 就是中外聯結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綜合性“文化通道”, 亦即“文化線路”。“絲綢之路”只不過是這種整體意義上的“文化線路”的形象化“代稱”;這其中, 政治要素是第一要素, 最“上位”要素, 離開了中國歷朝歷代“中外一體”“天下一家”的政治建構, 無論“陸上”“海上”, 作為“商路”的“絲綢之路”都不會存在。古代“絲綢之路”在近代的終結, 就是這種政治建構被腐蝕瓦解的結果。

  關鍵詞: “絲綢之路”; 政治建構; 文化線路;

  Abstract: Today's topic of the "Silk Road" in the minds of most people refers to the commercial transport roads, including those of inland and seas, in the thousands of years of history of Sino-foreign relations, in which "silk" as well as ceramics, tea, wood, spices and other materials were the trade goods in this kind of "commercial roads", and thus give the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for today's constr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But this is not just the whole connotation of the "land road" and "sea road" in history. "Commercial roads", the so-called "Silk Road", is not the main connotation of those in the real history. In this case, it is necessary to make an interpretation that conforms to the original look, original meaning and orientation of the history. Otherwise, the history would be distorted and disrespected. Although many scholars have made a lot of explanations for this, they are still not enough, or they are wrong, thus the misunderstandings in the academic circles and society are still spread. In one word, whatever "land roads" or "sea roads", that is, the so-called "Silk Road" in the history of Sino-foreign relations, in terms of their main connotation, is "cultural channels", also known as "cultural routes", of politics, economy, culture and society. And among the whole elements and overall sense of the above, the political element is primary, and the most "upper" one, without which, the "Silk Road" as the "commercial roads" would not exist. The end of the ancient "Silk Road" in modern times is the result of the erosion and destruction of this political construction.

  Keyword: "The Silk Road" ;political construction; cultural route (s) ;

  自從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國際舞臺上提出建設“一帶一路”即“絲綢之路經濟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并成為我國的國家戰略加以推進以來, “絲綢之路”及其研究已經成為這幾年來社會上和諸多學科學界的“熱詞”和“顯學”。諸多論壇、諸多機構、諸多課題立項、諸多“絲路學”或“新絲路學”等概念和“學科”等也不斷在學界涌現。而什么是“絲綢之路”, 對其內涵, 盡管人們一直在熱議, 學界也不斷給出解說, 但大多視角、立論或單一, 或局部, 或片面, 或偏差, 全面、系統梳理分析、歸納概括仍然不夠。“見智見仁、智者見智”是常有的事, 也是好事, 但其中也有不少不“仁”、不“智”的論說, 歪曲、丑化歷史, 甚至胡亂“拼盤”, 解構歷史, “重造”歷史, 把什么都算作“絲綢之路”, 1似是而非, 誤導視聽, 不可不辯。因此, 對于“絲綢之路”包括“海上絲綢之路”之內涵到底是什么, 盡管已有不少學者有針對性地作過辨析, 2但問題尚未解決, 多種誤導誤識仍在發酵, 3仍有繼續理清辨明的必要。
 

絲綢之路主要內涵的全面解讀
 

  一、何為“絲綢之路”:歷史內涵的基本要素

  “絲綢之路”, 這一名稱、概念之所以被人們提出, 并得到了普遍的認同, 無疑是因為, 這一名稱、概念的基本內涵是:在這條“走”了幾千年歷史的“路”上, 穿梭往來的“物品”主要是“絲綢”。“絲綢”是這條“路”的主要元素, 或者說是基本元素;絲綢之外, 還有陶瓷、茶葉、木材、香料等“物質商品”。由于最初、最基礎、延續歷史最長的是絲綢, 因而“絲綢”, 也就成了這條“路”上的物質商品的代指代稱。也正是因此, 這條“路”也就被稱之為“絲綢之路”了。

  這條“路”既包括陸上的“路”, 也包括海上的“路”。這條“路”的特點是:伴隨著人們認知人類世界歷史的長度即“時間”的延長和認知到的人類世界的寬度廣度即“空間”的增加, 這條“路”是不斷延長、不斷延伸的。人們已知的人類世界的邊界、“盡頭”在哪里, 這條“路”就通向哪里, 通到哪里。人們已知的人類世界“空間”的歷史有多長, 這條“路”的歷史就有多長。

  應該看到, “絲綢”盡管是這條“路”上的物質商品的代指代稱, 這條“路”盡管被稱之為“絲綢之路”, 并不意味著“絲綢” (以及其他商品) 的“物質元素”之外, 其他的與之相關的“精神元素”“政治元素”“制度元素”“社會因素”等“文化因素”不重要, 可以被忽視。事實上, 這些“其他的元素”更為重要, 是“絲綢”商品等“物質元素”之上的“上位元素”。這就是為什么這條“路”具有這么大的魅力、偉力、凝聚力、生命力的緣由所在。——無論是“陸路”還是“海路”, 都是遠距離跨區域、跨民族、跨文化的“通道”, 即“文化線路”。

  目前, 各國人們對這條“路”的認知主要在于其“絲綢”等物質商品的交通交往交流交換交易等“物質的元素”上。這顯然是不夠的, 因為這樣就遮蔽了“絲綢之路”的全部內涵的主要元素和主要意義。主要意義是什么呢?就是它在歷史上建構了人類跨地區、跨民族的和諧萬邦、天下一家的文化共同體。這才是今天的人們應該傳承的所謂“絲路文化”的最本質的東西。“絲綢”包括其他物質的載體只是媒介而已, 沒有精神的、政治的、制度的、社會的“和諧萬邦、天下一家”的“絲路精神”即“絲路文化”的內核, 任何“絲路”都不會有、有了也會中斷。

  近年來由中國提出、并已得到不少國家和地區響應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 即“一帶一路”建設的構想與行動方案, 人們所關注的, 人們的熱情所在, 動力所在, 更多的也是經濟考量, 經濟眼光, 經濟利益的“謀利”行為。盡管這是基于歷史上“絲綢之路”的文化內涵, 也提出“合作共贏”的理念, 但主要是對“絲綢之路”歷史基礎、文化內涵的“經濟利用”。事實上, 要在全世界范圍內打造這樣一種基于“利益驅動”的“世界工程”, 盡管出于“合作共贏”的美好愿景, 如果這個“共贏”的“贏”是經濟利益上的“贏”, 而沒有繼承、繼續歷史上之所以使得“絲綢之路”能夠綿延發展數以千年計的“絲路精神”“絲路政治”“絲路制度”“絲路社會”等“絲路文化”的內涵, 是不可能長久的。“從學術的立場來觀察, 此次興起的帶有某種群眾運動式的‘海絲’研究熱潮, 文化起哄的意味大大超過深入細致而又嚴謹創新的學術研究”;必須“避免‘海絲’學術研究流向功利化和庸俗化, 使之走上健康發展的道路”。否則, 用之于實踐, 無論怎么樣投入“基礎設施”, 大興大建, 也很難避免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爛尾樓工程”。

  二、“絲綢之路”:來自西方的概念演繹

  近幾十年來學界十分流行的一種風氣是, 幾乎任何一種概念、任何一種說法, 都要盡力在西方找到它的“源頭”, 把“發明專利權”送給外國人。“絲綢之路”也是這樣。目前人們比較“一致”的看法是, “絲綢之路”的概念, 是德國人李希霍芬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在其1877年出版的《中國》第一卷中, 首次提出來的 (德語:die Seidenstrasse) 。也就是說, 截止目前, 學者們還沒有找到這一詞兒的更早的來源。德國人李希霍芬之后, 是法國人沙畹, 說這位法國漢學家沙畹是最早提出“海上絲綢之路”的人, 因為1903年, 他在其《西突厥史料》書中說到絲綢之路可分為陸路和海路兩條。然后, 就到了1968年, 接下來的“專利人”是一位日本人三杉隆敏, 他1968年出版《探索海上絲綢之路》。就這樣, 1877年德國人李希霍芬——1903年法國人沙畹——1968年日本人三杉隆敏, 100年中有三個人有了“專利權”。人們至今堅稱此謂, 并廣泛報道, 廣泛傳播, 4大有“深入人心”之勢。

  “‘海上絲綢之路’是在西方漢學里誕生的, 它其實是一個‘老外視角’。”[2]于是在中國, 這條路就被普遍“公認”為“絲綢之路”了;這條“走”了幾千年歷史的“路”上的穿梭往來的“絲綢” (還有陶瓷、茶葉、香料等) 作為主要“物品” (商品) , 就這樣被普遍得到了凸顯、強調, 于是“絲綢之路”就是貿易之路, 商業之路, 就這樣被塑造得“順理成章”了。甚至在人們看來, 物質的“絲綢之路”是這條“路”的主要元素, 或者說是基本元素的全部。至于這些李希霍芬等西洋人們都是些什么身份、什么角色、以什么目的對中國進行“科學考察”的, “科學考察”之前之后都發生了什么, 人們就有意無意地掩蓋、屏蔽了。

  顯然的, 這原因于目前的時代是一個重商主義的時代, 是人們更加重視、甚至在很多人那里只重視“物質”的“唯物”的時代。這個時代在西方可謂歷史悠久, 但其成為“世界潮流”, 在中國也開始盛行, 則始自仰慕西方的“堅船利炮”、以“師夷以制夷”為名、官員開始撈錢自肥的“洋務運動”。自此, 中國文明中的“君子”之“儒雅”開始斯文掃地, “小人”之風開始盛行。這在現代學界很多人那里不僅不以為恥, 而且變本加厲。因此, 很少有學者公開自己的理念:無論是“陸路”還是“海路”, 都是遠距離跨區域、跨民族、跨文化的“通道”, 即“文化線路”;“絲綢” (以及其他商品) 的“物質元素”之外, 與之相關的而且事實上是其上位的“精神元素”“政治元素”“制度元素”“社會因素”等“文化因素”, 是不可以被忽視的;否則就是本末倒置。

  事實上, “精神元素”“政治元素”“制度元素”“社會因素”等“文化因素”, 是決定、規定“絲綢”等商品“物質元素”的。試想, 如果“精神”上不喜歡、“政治”上不太平、“制度”上不允許、“社會”上不安定, 如此等等“文化因素”不具備, 那么“絲綢”等商品之“路”還能夠存在、存續嗎?如果還能夠存在存續, 那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商路”呢?無論陸上的海上的, 如果僅僅都是一條條商家牟利、炮艦開道、橫沖直撞、盜賊橫行、欺行霸市、坑蒙拐騙、貿易大戰之路, 那會是什么樣子呢?那還是歷史上的、直到今天還值得我們懷想、傳承、弘揚的“絲綢之路”嗎?

  事實上, 今天所謂“絲綢之路”, 只是用上了西方人的一個名詞、成為了一個“符號”而已。那么, 歷史上的人們——不僅包括中國歷代政府、民間, 也包括外地政府和民間, 對今人來自“老外視角”的所謂“絲綢之路”, 是如何定性定義和稱謂的呢?

  三、歷史上的稱謂:中國治下的中外“通道”

  正如葛劍雄先生所說, “絲綢之路暢通的前提是中央王朝的統一和控制”;對于“陸上絲綢之路”來說, “ (如果) 漢朝沒有控制中亞, 匈奴人就會把路截掉”, “東漢就出現了對西域控制三通三絕, 三次暢通過, 三次又斷絕過。唐朝對西域的控制不止新疆一帶, 而是遠到中亞, 甚至西亞, 所以可以牢牢地控制。”[3]至唐朝, 無論是陸上還是海上, 中央政府治理下的對外通道得到了更大的發展。唐貞元宰相賈耽 (730~805) , 興元元年 (784) 至貞元十七年 (801) , 經17年, 繪成名聞邇遐的“海內華夷圖”, 撰寫了《古今郡國縣道四夷述》, 獻給朝廷。表曰:

  “臣聞地以博厚載物, 萬國棋布;海以委輸環外, 百蠻繡錯。中夏則五服、九州, 殊俗則七戎、六狄, 普天之下, 莫非王臣……”

  依賈躭《皇華四達記》所記, 唐“入四夷之路與關戍走集最要者”有通道七條:

  “一曰營州入安東道, 二曰登州海行入高麗渤海道, 三曰夏州塞外通大同云中道, 四曰中受降城入回鶻道, 五曰安西入西域道, 六曰安南通天竺道, 七曰廣州通海夷道。”

  顯然, 在古人的眼里, 這些近人、今人往往只看到的“絲綢” (以及“陶瓷”“茶葉”“香料”等物品、商品) 之“路”, 則恰恰是歷代中國王朝天下的“四夷入貢之路”, 亦即“華夷封貢之路”。“實際上中國歷史上, 從來沒有為了貿易和利潤開辟過這條路。這些歷史現在有些人不清楚, 還以為是中國人為了賣絲綢才開了絲綢之路。”[3]

  明代, 洪武三年 (1370) 十月, 中書省臣奏:“高麗使者入貢, 多赍私物貨鬻, 請征其稅。”朱元璋說:

  “遠夷跋涉萬里而來, 暫爾鬻貨求利, 難與商賈同論, 聽其交易, 勿征其稅。” (《明太祖實錄》卷五七)

  十七年正月, 又命有關衙門:

  凡海外諸國入貢, 有附私物者, 悉免其稅。 (《明太祖實錄》卷一五九)

  永樂年間, 這類記載更多。永樂元年 (1403) 九月, 禮部奏:日本貢使私載兵器刀矛賣與民, 宜依禁令止之。明成祖說:

  “外夷向慕中國, 來修朝貢, 危蹈海波, 跋涉萬里, 道路既遠, 資費亦多, 其各有赍, 以助給路費, 亦人情也, 豈當一切拘之禁令!” (《明太宗實錄》卷二二)

  十月, 西洋渤泥國來貢方物, 因附載胡椒與民互市, 有司請征其稅。明成祖回答:

  “商稅者, 國家以抑逐末之民, 豈以為利?今夷人慕義遠來, 乃欲侵其利, 所得幾何, 而虧辱大體萬萬矣。不許征其稅。” (《明太宗實錄》卷二三)

  有學者認為, 這是永樂帝“根本不把海外貿易所得利益放在眼里。”這無疑是事實。但該學者接下來的話, 暴露了其西方貿易主義 (實際就是殖民侵略主義) 的立場和世界觀:“后來明英宗下令停止造船, 主動放棄海外貿易, 顯然也受到其先祖以農為本思想的影響。”“現存的資料證實, 鄭和準備航海時有權向沿海地區直接征用人力與物資。這艦隊之出動雖也有商人參加, 可是其被抨擊, 仍是由于其缺乏利潤……海船的往返, 找不到一種不可缺少的商品作大規模的載運, 因其勞師動眾, 更為人指摘。這些船舶所載出口商品為綢緞、銅錢、瓷器和樟腦, 回程的入口商品有香料、珍寶、刀剪、油膏、藥料及奇禽異獸, 此類物品可以增加宮廷生活之色彩, 卻不適用于大眾化市場。即使胡椒與蘇木被政府使用當作文武官員薪俸的一部分, 其價格仍不值得建造和維持如此巨大艦隊。鄭和所率領的軍隊雖在海陸戰役里獲勝, 可是一次戰役也可能死傷數千。另外南京之龍江船廠曾造大小船只數千, 所有的人力和物料全系向民間征用, 此更招民怨。”5

  不少學者的吊詭也恰恰在這里:明明知道中國古代 (不僅僅明朝) 是個地大物博、人民勤勞智慧、物產豐盈、各地區互補、經濟生活和精神生活十分豐富、是世界上水平相對最高的世界最大國度, 一個中國 (人口、物產) 就等于幾乎半個地球 (至少在東西方人們的已知世界里如此) , 這個國度在漢、唐、宋、元、明、清等大部分歷史時期都國泰民安, 文化繁榮 (包括物質文化、精神文化) , 凡是到過中國周邊地區的西方人士無不稱奇贊嘆, 明明懂得中國不需要或者幾乎不需求于任何別的國度, 不需要與任何別國搞那么多、那么大量的貿易, 為什么這些近現代西方人、及至近現代的中外“學者”們非要不遺余力地大加詬病、貶斥、嘲笑、批判古代中國, 非要讓中國大開國門、讓西方人肆意進入、占領市場、腐蝕官員、魚肉百姓, 非要讓中國與之大搞什么“貿易”不可?為什么只要不滿足西方人的要求、不讓西方人稱心如意, 就是“以天朝自居”“不睜眼看世界”“封建”“愚昧”“保守”“落后”呢?

  既然說是“貿易”“買賣”, 就是講求公平, 合理, 自愿, 無論愿買愿賣、不愿買不愿賣, 都應該是自己的“真實意思的表達”, 不得坑蒙拐騙, 不得欺行霸市, 不得強買強賣——這是不是最起碼、最基本的“貿易”“買賣”的“倫理”。何以到了近代西方殖民主義者那里, 你中國不跟我做買賣, 不讓我強買強賣, 你就是“封建”“愚昧”“落后”“保守”“閉關鎖國”, 你就是“野蠻”, 我就要“堅船利炮”開路, 戰爭相加, 殺戮你, 消滅你——這就是“文明”戰勝“野蠻”, 這就是“現代化”, 這就是“天經地義”, 這就是“世界潮流”?無疑, 這些個在歷代中國人幾千年的傳統文化中一定會視之為“奇談怪論”的東西, 這些個全都來自近現代西方人的殖民經商話語, 在西方人那里, 出于西方人的立場、角度、觀點、目的, 都毫不奇怪, 而奇怪的是何以近現代的不在少數的中國人——這里主要指的是近現代中國的所謂“學者”以及深受他們的“高論”大面積教育 (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 、廣泛影響的人們, 居然有意無意地站在西方人的立場上, 采用、秉持西方人的視角, 表達、傾訴著西方人的觀點觀念, 要達到、實現西方人的目的。

  學術的原則是客觀, 即用事實說話。歷史學者使用的是歷史的資料, 即用史料說話。這毋庸置疑。但用什么樣的事實說什么樣的話、用什么樣的史料說明什么樣的問題, 是因學者的立場、角度、觀點、目的不同而不同, 甚至截然不同, 甚至截然相反的。

  “盛世修史”, 修的是前朝史, 非記當朝, 因而客觀性較強, 因而容易符合“傳統”。這是清人所修《明史·本紀》對永樂帝文治武功、政績非凡的高度贊揚:

  “文皇少長習兵, 據幽燕形勝之地, 乘建文孱弱, 長驅內向, 奄有四海。即位以后, 躬行節儉, 水旱朝告夕振, 無有壅蔽。知人善任, 表里洞達, 雄武之略, 同符高祖。六師屢出, 漠北塵清。至其季年, 威德遐被, 四方賓服, 明命而入貢者殆三十國。幅隕之廣, 遠邁漢唐, 成功駿烈, 卓乎盛矣!”

  就是這位明代永樂帝, 詔諭發動、組織實施了作為國家戰略行動的“鄭和下西洋”, 使“海上絲綢之路”發展到了歷史上的最高峰、最繁盛的時代的。設無國家發動組織實施, 就不會有這樣的高峰、這樣的繁盛, 就不會有“威德遐被, 四方賓服, 明命而入貢者殆三十國”。如果真像不少今人指責的那樣, 永樂帝不應該一如乃父海防“海禁”而應該開放國門讓海盜、倭寇們如入無人之境, 不應該“以天朝自居”“厚往薄來”而應該“不該管的不管”, 讓環中國海上、印度洋上海盜盛行天下大亂, 讓南洋那些“陳祖義”們肆意燒殺搶掠橫行海上, 那樣“海上絲綢之路”就更加暢通無阻了, 就更加高峰、更加繁盛了?且永樂帝也并非心血來潮, 棄古改制, 他只是“遠邁漢唐, 成功駿烈, 卓乎盛矣”;在官修《明史》者心目中, 漢唐就已經是大“盛”的, “海道”亦即今所謂“絲綢之路”也是大“盛”的;永樂帝朱棣之功, 是“遠邁漢唐”, 使之發展至為更“盛”了。這不是后世為前世“評功買好”, 當時的人們也是這樣評價的, 有眾多的明代史著、筆記、詩詞歌賦、小說戲曲為之歌頌, 并非“御用文人”“御用之作”, 而是“民心”所向, “市聲”所表, 足以可證。

  四、“絲綢之路”的實質:政治文化之路

  如果在這一條條“路”上 (陸上、海上多線路) 只看到“絲綢” (以及陶瓷、茶葉、香料等) “物品”“商品”, 見物不見人、見錢不見人, 那么其重要的真實的歷史內涵就會被掩蓋——這條“路”上, 誰是中心?貨源在哪里?是按照誰的理念、制度、管理行事?誰是主角?是誰說了算?是自由世界、自由貿易、市場說了算, 還是被當時的已知世界視之為“天朝”的中國歷代政府說了算?今日中外學界有不少人說“絲綢之路”的主角不是中國、不是中國人, 而是印度人、阿拉伯人、甚至西方人, 他們是南端、西端主角;還有日本人說、韓國人說, 他們是東端主角。這顯然是別有用心, 至少是只見歷史的只鱗片甲, 不見歷史的整體本身。

  正是因為這是東西方的陸上、海上通道, 人們通過駱駝、通過馬匹、通過肩夫、通過河船和纖夫、通過海船和航海, 即使僅從商品貨物的運輸貿易而言, 運送、交換的是絲綢、陶瓷、茶葉、香料、文物, 其產地即貨源地也是在中國, 樞紐、中心也是中國, 亦即東西方的“絲綢之路” (無論是海上還是陸上) 的中心是中國;中國是產業中心、貨源中心、產地中心、貿易中心。而且不可回避的是, 關系這條“路”是開是關、穿行往返的人和物是多是少的關鍵, 是理念指導下的制度、政策和管理。總的“決策者”“管理者”是誰?無疑是中國歷代中央政府, 古代稱之為朝廷。在幾千年的歷史上, 東西方“絲綢之路” (無論是海上還是陸上) , 一直是中國中央政府決策、規范、管理、控制的。第一, 中國中央政府控制貿易規模、貿易對象、貿易時間、地點、管理、稅率。第二, 中國中央政府規定所有的貿易只允許屬國及朝貢國前來, 一方面朝貢, 一方面貿易。頒賜勘合, 實行勘合貿易。你必須嚴格遵守, 不能僭越, 更不能冒充。明代日本冒充朝貢, 發生了兩個日本使團爭貢事件, 導致在明州發生暴亂。中國政府因之規定:自此永遠斷絕日本的朝貢, 永遠斷絕與之來往, 棄之如敝履, 干脆“不跟你玩”。

  對于商人來說, 貿易就是貿易, 就是賺錢;對于政府來說, 貿易只是手段、媒介、途徑。商人眼中的“絲綢之路”, 在政治家、政府的眼中就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連接、聯結之路。而且這是實質、本質, 而不是表面的東西。海外貿易, 要讓它發揮綜合性功能, 因而是政治經略, 亦即文化、制度、社會的一體化構建。這個“文化”, 是漢文化、制度文化、協和萬邦的和平文化。只有從致力于天下太平、國泰民安、四海一家的中國歷代政府的“最高管理者”的視角, 從什么樣的國家、天下是老百姓所希冀、追求的休養生息、國泰民安的國家、天下的蒼生百姓視角, 才可以看出這些陸上、海上的“天下通道”的實質與作用。

  如果一個國家只知道貿易、只算計如何賺錢, 還能不能形成那樣一個幾千年的文明大國?哪里會有幾千年來的泱泱中華文明?還能不能稱得上是“文明”?如果連何為“文明”的真義都不講, 還何以奢談“歷史自信”“文化自信”?

  只有這樣認識今日人們熱議熱說的“絲綢之路”, 才可以看到所謂“絲綢之路”所具有的真正內涵及其重要的歷史功能與地位。有了這些陸上、海上的一條條通道, 才有了東亞漢文化共同體, 才有了中國的天下影響力、印度洋世界、西方世界對中國、中國文化的崇拜和接受。而恰恰是這些條陸上、海上的物質的、商品的、貿易意義上的“絲綢之路”的過度發展, 管理疏漏、管理者乃至整個政府、社會被腐蝕、失去了控制, 才有了西方對東方的饞涎欲滴, 航海東來后得以殖民東來。西方對中國屬國屬地、進而對中國本土的一步步蠶食侵略的過程, 是從一步步腐蝕中國朝廷和官員開始、越來越泛濫的過程。

  五、幾點結論

  一、古代“絲綢之路”, 是中國自開辟海外交通而主導世界三千年 (先秦即已濫觴, 自漢大規模開辟) 、致力于“協和萬邦”“天下一體”“中外一家”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結一體的陸上、海上通道。

  二、古代“絲綢之路”的近代解體和被西方近代崛起的依靠“堅船利炮”橫行四海的殖民外侵、貿易的“航道”所代替, 是外因、內因合力的結果——晚清政府在西方侵略加侵蝕下, 高層腐化投降、社會分化糜爛, 官商、外敵、內奸里應外合, 裹脅、利用清朝帝國權貴, 引狼入室, 內外勾結, 海外貿易沖破國家管制、國門洞開, 導致整個晚清社會從上到下官場腐敗、社會黑暗、人心糜爛, 大清豈能不亡?

  三、我們作如上的分析, 絕非不重視“海上絲綢之路”的物質層面的作用, 而是申明“絲綢之路”全面內涵、尤其是其本質內涵的不可遮蔽、不可偏廢、不可本末倒置。

  三、目前對古代“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有很多誤讀, 貽害無窮;今日建設“一帶一路”, 需要借鑒、傳承、弘揚歷史上的“絲綢之路”文化, 亟須避免曲解褻瀆、誤讀誤導, 亟須避免過度追求、倚重甚至單一追求、倚重對外商業貿易, 走上重商主義的歧路。晚清的洋務重商主義道路及其必然敗亡的結局, 必須警惕。對此, 中國的相關學界應該積極作為, 發揮中國學術的正能量作用, 影響、團結、協同世界相關學界, 促進我們所期待的正能量正價值的“一帶一路”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目標的實現, 促進世界和平、社會和諧、“天下一家”文明共同體時代的到來。

  參考文獻

  [1] 陳支平.關于“海絲”研究的若干問題[J].文史哲, 2016, (6) .
  [2] 新華網福州2015年2月5日電 (記者蔣巧玲等) .蘇文菁教授詳解你不知道的“海絲”秘密[EB/OL].http://www.fj.xinhuanet.com/news/2015-02/05/c_1114267318.htm.
  [3] 葛劍雄.史上絲綢之路是中國人興建的嗎?[EB/OL].http://money.163.com/15/0325/10/ALHUUEHS00253B0H.html, 2015-03-25.

  注釋

  1 如 (英) 彼得·弗蘭科潘:《絲綢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把“基督之路”“奴隸之路”“天堂之路”“鐵蹄之路”“戰爭之路”“黑金之路”“納粹之路”“冷戰之路”“美國之路”等等統統說成“絲綢之路”, 卻被國內譯本出版社、一些大小媒體吹得天花亂墜, 如宣稱“國內外政商學文界巨擘聯袂推薦!”“新浪2016年度十大好書!豆瓣2016年度十大歷史書!《21世紀經濟報》2016年度十大書破天荒!”“《人民日報》19天內兩度刊文推薦!掀起全國公務員團購熱!”“席卷英國、美國、德國、意大利、荷蘭、西班牙、波蘭、土耳其、印度、韓國等23個國家!” (http://book.kongfz.com/17477/823385127。) 真假莫辨, 影響之大, 可見一斑。誠如《人民日報》發文所說:“彼得·弗蘭科潘顛覆性地提出:絲綢之路其實并不只是一條古代的貿易道路, 而是一個兩千年來始終主宰著人類文明的世界十字路口” (陳功:《陸權與海權的上下兩千年 (“一帶一路”文化) 》,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8年8月24日) , 作者就是“解構”歷史上的“絲綢之路”——古代的“貿易道路”的——解構之后, 這條“貿易道路”也就“物是人非”了, 甚至連“物”也被解構得面目全非了。
  2 如葛劍雄、陳支平等先生, 一直不斷對此作出辨析解說。參見葛劍雄:《史上絲綢之路是中國人興建的嗎?》, 財經網 (北京) , 2015-03-25, http://money.163.com/15/0325/10/ALHUUEHS00253B0H.html;葛劍雄:《“一帶一路”與古絲綢之路有何不同》, 《解放日報》2016年6月7日;陳支平:《關于“海絲”研究的若干問題》, 《文史哲》2016年第6期;等。諸多學者的論說, 本文正文或注釋中另有提及, 恕不一一。筆者的解讀解說, 可參見拙文:《環中國海文化共同體重建大戰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文化精義》, 《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4年第24期。
  3 如英人彼得·弗蘭科潘《絲綢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的影響仍在擴散, 2018年各大媒體仍在發文宣傳其“顛覆性”的觀點:“絲綢之路其實并不只是一條古代的貿易道路, 而是一個兩千年來始終主宰著人類文明的世界十字路口” (《人民日報海外版》2018年8月24日) ;且這種論說已經登堂入室到了我國高中生們的教材和課堂, 成為他們的教師必教、他們必考甚至復習應對高考的科目內容 (見“語文學科網”http://www.zxxk.com/soft/8150241.html;2018高考語文新課標總復習教師用書:第一部分“現代文閱讀”專題一“論述類文本閱讀”專題集訓3, 百度文庫-教育專區-高中教育-高考, https://wenku.baidu.com/view/d6b6f100a1116c175f0e7cd184254b35eefd1aa8.html;云南省昆明市2018屆高三文綜第一次摸底測試試題, http://www.docin.com/p-2049780144.html;精品解析:山東省巨野縣第一中學2017-2018學年高二下學期開學考試語文試題, http://www.zxxk.com/soft/8150241.html;等等, 鋪天蓋地, 恕不俱引。)
  4 如侯楊方:《“絲綢之路”究竟是怎樣一條路?》, 《解放日報》2015-04-07;蔣綬春、廖志慧等:《1877年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最早提出“絲綢之路”》, 《湖北日報》2014-04-01;等。相關媒體報道如:《李希霍芬:首先提出絲綢之路的德國人》, 《新華每日電訊》2015年4月17日;《李希霍芬:絲綢之路的命名者》, 《參考消息網》2013年4月5日;《李希霍芬魂歸上海》, 《新民周刊》2013年12月19日;等。人民網2015年4月15日電《揭“一路一帶”歷史秘密:“絲綢之路”名稱是誰發明?》, 參考《解放日報》《中國文化報》《新華網》《新京報》《中新網》《蘭州日報》報道說:“連接中國與西方的‘絲綢之路’在中國家喻戶曉,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推進, ‘絲綢之路’更是受到世界的關注。你知道‘絲綢之路’名稱是誰‘發明’的嗎?古代的‘絲綢之路’是啥樣的?今天, 我們來為您解惑。”并在《“絲綢之路”名稱是德國人“發明”》的小標題下, 第一句就告訴人們:“‘絲綢之路’這個名稱是100多年前一個德國人的‘發明’, 他的名字叫費迪南·馮·李希霍芬。”
  5 黃仁宇:《明政府終止遠航是因缺乏利潤》, 引見鐘葵:《明政府為何不向海外擴張》, 《廣州日報》2011-08-04。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 领先团队是怎么赚钱的 越南瓦片烤肉赚钱吗 妈妈嫌弃女儿赚钱少 大彩网群 抖音上卖什么产品赚钱 孕无痕这个项目赚钱吗 云钱包没有任何投资也可以赚钱吗 千炮彩金捕鱼兑换码 现在开什么样的彩票赚钱 梦幻西游170级单开怎么赚钱 下乡加工红薯粉赚钱吗 如何看搜狐新闻赚钱 鼎鼎彩票安卓 梦幻西游泡泡王赚钱 国泰君弘软件赚钱 91街机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