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關于社會資本與旅游的國內外研究進展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01-09

摘要

  Abstract:Social capital includes collective social capital and individual social capital.Through the Elsevier, Springer link and Chinese CNKI database tools on literature retrieval, it is found that in the field of tourism area, the theory of social capital mainly focuses on the impact of collective and individual social capital on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the impact of tourism on local social capital.In other respects, the research shows that the content is concentrated on the influence of social capital on tourism and the method is mainly based on case analysis.However, there are still some shortcomings.In the future, we should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by tourism innovation, the development model of characteristic towns, the sustainability of cultural tourism, in order to use social capital theory to explain and solve the phenomenon and problems better in tourism activities and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Keyword:social capital theory;field of tourism;research review;research prospect;

  自20世紀80年代法國社會學家皮爾·布迪厄 (Pierre Bourdien) 提出“社會資本”概念以來, 社會資本逐漸被運用到社會學、政治學、管理學、經濟學家等社會科學領域。盡管對于社會資本的概念表述不盡相同, 但學者們對于社會資本是“不同于經濟資本和人力資本的一種資本, 它存在于特定的社會結構和社會網絡中, 為組織和網絡中的行動者提供便利的社會資源”方面還是達成了共識。信任、參與、規范是社會資本核心要素, 已經成為解釋和解決社會現象和社會問題的重要路徑[1]。旅游業是綜合性產業, 社會屬性顯著, 旅游活動的各個方面都存在于一定的社會網絡關系中, 尤其是旅游開發過程中, 旅游地社會資本對于本地居民參與旅游業經營以及旅游企業合作和創新有重要作用[2], 而旅游業的發展和旅游者的到訪對于旅游地社區社會資本也有重要影響。近些年, 社會資本也逐漸引入到國內外旅游研究中, 本文系統地梳理了國內外相關研究文獻, 外文文獻以“social capital”“tourism”為摘要、題名和關鍵詞在Elsevier, Springer link等全文數據庫中進行高級檢索;中文文獻以“社會資本”“社會網絡”“旅游”為主題在CNKI中進行高級精確檢索, 總結國內外社會資本與旅游研究的相關內容, 以期為未來旅游研究運用社會資本理論提供更多視角。

  1、研究內容

  1.1、社會資本對旅游的影響

  社會資本包含集體社會資本和個體社會資本。梳理研究文獻可以發現, 學者們對于社會資本對于旅游的影響研究也是從這兩個方面切入的, 前者主要是社區社會資本, 后者包含了旅游利益相關者個體和企業的社會資本。

關于社會資本與旅游的國內外研究進展

  1.1.1、社區社會資本與旅游

  1) 社區治理和社區參與。旅游社區所具有的規范、信任、網絡等社會資本能夠促進社區居民參與和協調, 居民為了共同的目標和自身發展, 共同維護網絡關系, 遵守共同的規范制度, 促進集體行動, 解決集體困境, 有助于社區治理。Dukbyeong、Kwangwoo、Hyunsuk等論證了影響社會資本的因素就是影響農村旅游社區沖突管理的因素, 并提出政府的某些政策方案通過參與旅游業務將有助于增加社會資本和管理社區沖突[3];Strobl和Peters以奧地利四個高山旅游目的地治理流程為例, 得出社會資本中的創業聲譽和社會網絡密度影響目的地治理, 更高的網絡密度和聯系強度會導致更加非正式的治理渠道[4];社區治理不僅取決于正式的法律制度, 也取決于通過各利益主體博弈后所形成的根植于地方傳統的非正式制度, 尚前浪、陳剛認為以鄉規民約為基礎形成的社會規范、社會網絡和成員信任將共同作用于民族地區社區治理[5];郭凌、王志章等則質性研究民族旅游社區治理, 基于林南的社會資本理論提出民族旅游社區中特有的社會結構和社會網絡使嵌入到網絡中的各方行動者利用自己的資源開展社區治理, 促進旅游發展[6]。

  當地居民通過社區參與成為經濟開發中的主體, 使經濟利益當地化, 而社區中的居民通過長期形成的穩定的社會關系增加合作機會, 促進社區參與。Claiborne運用社會資本的概念來理解社區如何構建、感知和參與旅游發展, 將巴拿馬的兩個不同社區進行比較, 得出社會資本高的社區尤其是參與意志高、開展實際能力強更加有利于社區旅游發展[7];李菁則提出社會資本與社區參與具有一定的互動機制, 其中以互助為核心的結構和認知性社會資本為村民參與社區旅游提供了內部條件和基礎, 精英階層的橋梁式和紐帶式社會資本促進村民參與旅游的深度和廣度, 所有這些資本相互作用將會促進旅游業的發展[8];董茜以湖北神農架世界地質公園為例, 研究發現社會資本是促進地質公園社區產業結構優化轉型的內在推力也是促進居民更好地參與到地質公園公共事務中的外在拉力[9];在生態旅游發展中, 鼓勵社區參與成為促進當地旅游業健康發展的重要舉措。卓瑪措等把社區社會資本作為一種重要資源, 利用這一資源培養社區認同感和歸屬感, 建立社區信任關系, 增強社區內外合作, 提升社區參與水平, 從而實現生態旅游的雙贏效應[10]。

  2) 社區減貧。旅游扶貧對于貧困地區促進就業, 增加收入, 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具有重要意義。社會資本是一個重要的生產要素, 在社區發展中, 居民積累的社會資本可以為居民帶來一定的資源, 通過調動貧困人口積極參與, 重構社會網絡和社會關系, 為居民提供更多的生計渠道。國外學者對此進行過驗證, Cheng、Sasaki和Jourdain等評估了世界遺產地黃山景區中兩類社區的居民生計發現:基于社區自治型的旅游社區治理模式比企業主導型模式更加有利于改善居民生計, 這種模式應當作為中國扶貧減貧政策的推廣[11];國內學者認識到當前我國“投放式”的旅游扶貧模式較為粗放, 不能真正實現“真扶貧”的目標, 丁德光指出社會資本是旅游精準扶貧的核心資源, 這一資本對提升貧困人口參與能力、提高扶貧績效、激發社會活力有很大的促進作用[12];阿依古麗艾力等研究新疆喀什市旅游社區, 把社會資本作為研究社區居民生計資本的指標之一, 提出改善民族旅游社區居民生活的建議[13]。

  3) 社區旅游發展。社會資本對旅游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Mavri和Istenic以歐洲斯洛維尼亞西部的Cerkno市部分鄉村為例, 表明自然和文化遺產是發展鄉村旅游的充分不必要條件, 社會資本才能讓自然和文化景點的潛力發揮出來[14]。還有學者將社會資本作為社區發展旅游能力的評估指標。Bennett和Lemelin為了最大效益地發揮巴勒斯坦社區旅游業的作用, 提出了評估社區發展旅游能力的新框架, 社會資本作為其中一個指標具有重要意義, 并且這一框架具有廣泛的應用性[15]。

  社區居民作為社區開發的重要參與者之一, 其對發展旅游的態度會直接影響當地旅游業的發展水平, 國內外學者一致認為社會資本具有調節作用, 通過情感連帶和群體規范等調節著社區居民的行為、意識和態度, 從而促進社區旅游可持續發展。Jingyan Liu, Hailin Qu, Danyu Huang實證檢驗了社會資本對生態旅游收益與居民環保意識之間的調節作用, 社會資本會改善社區居民之間的合作, 經濟效益直接影響居民的親環境行為, 高水平的社會資本特別是認知性社會資本, 更加有助于鼓勵居民的親環境行為[16];時少華以北京什剎海社區為例研究發現城市旅游社區中的社會資本、居民旅游參與意識對社區居民參與具有正向調節作用, 居民旅游參與意識作為一種重要的中間變量起正向調節作用[17];李秋成, 周玲強認為嵌入在社會關系中的情感連帶、群體規范、人際信任會影響游客的個體行為, 旅游地和景區可以通過這種“關系管理策略”培育游客環保意識和行為[18];范莉娜等實證檢驗了社會資本和地方感正向影響民族村寨中居民對旅游的支持態度, 社區居民之間的認同感和滿意度有利于開展集體活動, 增強居民對旅游活動的支持[19]。

  另外一些學者還把社會資本理論與民族傳統文化、鄉村文化遺產的保護相聯系起來。艾菊紅將社會資本、經濟資本和文化資本在云南傣族文化生態旅游場域中的相互作用和轉換進行比較, 提出文化生態旅游可持續發展的路徑[20]。盧麗也以社會資本理論為基礎, 提出對青城鎮社區參與遺產保護與旅游開發的意見, 運用社區社會資本解決社區旅游開發中的集體困境[21]。

  1.1.2、個人社會資本與旅游

  1) 社區精英生產。國外學者探討了社區精英社會資本的作用, Mcgehee、Knollenberg和Komorowski以三位鄉村旅游領導者為案例探討個人社會資本能力, 發現橋梁式和紐帶式社會資本對于這些農村旅游領導者的成功至關重要, 領導者的成功也是社區成功的根源[22]。國內學者也研究了旅游場域中的體制精英如何運用社會資本轉換為經濟資本成為鄉村精英的過程, 如周春發以徽村為例研究老葛書記的發展過程[23]。近年來旅游社區呈現出女性參與程度高、參與能力提升等特點。隨著旅游業的快速發展, 一些婦女擺脫了原有社會角色, 逐步發展為社區精英, 對此學者們從社會資本角度解釋了這種現象。陳麗琴、方英群認為民族旅游為黎族女性社會資本的積累提供平臺和支撐, 而黎族女性在民族旅游中的發展和獲益程度又受到其社會資本的影響, 婦女精英化過程與民族旅游雙向互動發展[24]。

  2) 社區居民就業和創業。旅游從業者群體一直被忽視, 有關他們的研究很少。在鄉村旅游發展中, 旅游從業者即當地居民的創新創業成為鄉村旅游發展的重要動力, 當地居民利用自身所嵌入的社會網絡關系從中獲得收益。Lingxu、Eric、Haiyan探索早期中國農村旅游開發中企業家創業流動性, 發現社區制度支持、社區開發程度以及個人社交網絡影響社區內旅游企業創業的流動性, 旅游企業與社區的融合增強了創業流動性對當地旅游業的發展[25];Weibing Zhao、Ritchie、Echtner運用社會資本的概念分析了中國廣西旅游業創業的發展, 研究表明結構性社會資本對于個人建立旅游業務的可能性呈正相關, 關系型社會資本有助于企業發展, 不會對創業概率產生重大影響, 認知社會資本在兩種情況下都是邊緣化的[26];李星群、文軍認為在居民從事旅游生意等相關工作方面, 影響其創辦旅游經營實體的主要因素是居民個人的人際構成和人際關系[27];陶偉、徐辰提出社會資本在旅游目的地下崗職工再就業中的作用, 旅游從業者的形成和發展受社會資本的影響, 個體社會資本差異甚至會導致社會差距的拉大[28];而花思宇等則提出規避鄉村旅游創業中的風險對策之一:鄉村旅游中的創業者相互信任和合作, 利用自己的人際關系網絡積累和構建社會資本[29]。

  另外國內學者還從社會資本視角解釋旅游領域中的其他現象。劉傳喜、唐代劍等研究了杭州鄉村旅游產業集聚的演化特征和演化模式, 其集聚演化是區位交通、資源環境、旅游市場、社會資本等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其中社會資本是核心驅動力量[30];張驍鳴和保繼剛以西遞村為例, 研究發現社會資本和社會關系網絡是農民工回歸原社區并參與非農產業生產的重要動力[31]。

  1.1.3、企業社會資本與旅游

  1) 企業社會資本與創新。旅游企業創新活動嵌入到企業社會網絡關系中, 企業通過自身及與外界的正式或非正式聯系, 獲取有效信息和資源, 不斷進行知識轉移, 增強吸收能力, 從而促進旅游創新, 增強旅游目的地競爭力。Sundbo等比較研究丹麥和西班牙旅游企業的創新行為, 提出創新網絡和創新系統對企業創新的作用, 多樣化的企業網絡更加有利于創新[32];Patrice Braun等認為旅游企業的本地網絡、社會資本促進旅游產品創造價值, 提高集群競爭優勢, 旅游小企業網絡結構是集群增長和可持續性的基礎[33];國內學者也強調了網絡的重要性, 姚云浩等論證了旅游企業網絡關系嵌入有利于促進企業創新績效, 尤其是強關系更加有利于隱性知識的傳播, 創新擴散作為中介變量, 其廣度、深度和速度不僅會影響旅游企業創新績效, 還會造成創新績效差異[34];史丹丹等則把資源獲取能力作為中介變量研究旅游產業集群網絡結構對企業技術創新績效的影響[35];馮衛紅區別研究制造業集群和旅游產業集群中企業網絡結構和企業績效間的關系, 指出由于旅游產業集群自身的特殊性, 網絡中心度對企業績效并不產生直接影響[2];曾艷芳等認為企業具有較強的吸收能力, 在信任環境中, 通過知識轉移促進旅游創新[36]。

  2) 企業社會資本與經營。旅游企業經營不僅是一種經濟活動, 還是一種社會活動, 企業經營績效不僅受市場環境等經濟因素還受到社會關系和制度等非經濟因素。文彤等借助新經濟社會學的嵌入理論, 揭示了旅游小企業經營過程中在強關系的約束下, 獲得更高收益, 通過結構性嵌入擴大外部合作, 形成更加穩定的網絡結構[37];郭強等認為在旅游小企業的不同發展階段其社會資本所起的作用也不同, 隨著企業成長, 社會資本貢獻越大[38]。社會資本對企業的生存和發展起積極作用, 韓巍指出企業內部社會資本有利于提高企業組織績效, 外部社會資本有利于企業更好地獲取各種信息和資源[39];還有學者關注企業管理層的社會資本對企業經營績效的影響, 龐曉萍等指出在企業中, 個人社會網絡能夠幫助管理層獲取新的知識和信息從而促進公司多元化經營[40]。

  1.2、旅游對目的地社會資本的影響

  旅游活動對目的地的影響是旅游研究持續關注的內容之一, 旅游活動不僅會影響目的地自然環境也會影響社會經濟文化環境。旅游活動中伴隨的信息流動、情感交往和消費行為對社區居民產生深遠影響[41], 這些影響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 社區居民可能會更加凝聚, 也可能其社會網絡結構復雜化, 情感認同削弱。旅游活動對社區居民的關系網絡, 情感價值等行為表現越來越成為學者關注的焦點。Jamieson以南澳大利亞的七個城鎮為例, 通過該地區一項特殊的旅游活動“the Tour Down Under (TDU) ”構建社區社會資本, 認識到體育和旅游互動中產生的社會凝聚力, 對社區發展具有重要作用[42];Zahra和Mcgehee分析菲律賓非政府組織志愿者旅游計劃, 結果發現志愿者游客發揮橋梁式社會資本, 反過來又影響社會資本的每一種形式[43];Paolo和Rokhshad研究非西方游客的材料, 討論馬來西亞社會資本與旅游業的關系, 在多元化的社會文化結構下, 旅游業是一種創造和加強人與人之間社會關系的經驗[44]。

  國內學者對此也有研究。在早期研究中, 劉燕就提出旅游業的發展改變了旅游目的地社會結構和人際關系, 隨著商業化程度不斷加深, 地方認同感削弱, 原有的“場所精神”也不復存在[45];張彥、于偉則指出旅游活動對城市旅游社區社會資本的影響是雙向的, 居民對旅游活動的積極感知能夠促進社區社會資本, 反之則會降低社區社會資本;并通過實證分析濟南市兩社區得出原住戶、租住戶和經商戶在社區社會資本上的表現差異顯著, 不同的居住類型和旅游參與程度對社區社會資本影響不同, 應保護原住戶的利益[41];李樂京、吳亞平則認為在民族村寨旅游地, 農民的自我組織和自我管理能夠建立橫向和縱向社會網絡, 培育社會信任, 建構社會規范, 提高社區社會資本存量[46]。

  2、研究特點與不足

  2.1、特點

  2.1.1、研究內容上集中于社會資本對旅游的影響

  國內外學者運用社會資本理論對旅游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一是以鄉村旅游社區為主要研究對象。在鄉村旅游社區里, 家族、親屬、鄰里互助等都是社會資本的表現形式, 而且其社會資本存量大, 有助于論證研究結果, 增強理論應用的說服性和通俗性。二是從社會資本視角解釋旅游發展中的微觀現象。運用社會資本分析框架解釋旅游目的地個人、家庭、企業、社區等微觀現象, 有助于人們充分認識旅游發展的內在現象, 理解社會網絡關系對旅游發展的重要性。當然, 國內外學者的研究也存在差異, 主要體現在國外學者對個體社會資本研究較多, 而國內學者對集體社會資本研究較多。這主要是由于東西方文化差異所致, 西方以個體為單位在網絡中交流而中國以家庭、親屬關系為單位交流;與國內學者相比, 國外學者運用社會資本理論研究旅游的時間早, 研究程度深, 提出社會資本是一個“滑概念” (“slippery concept”) 的說法[47], 要辯證地運用社會資本理論, 培育積極的社會資本。

  2.1.2、研究方法主要是以案例分析為主

  國內外學者將社會資本理論運用到旅游研究中起步晚, 需要大量的案例研究總結和歸納其原理以增強其說服性, 但還沒有形成系統性的研究范式。另外由于社會資本的測量指標很難確定, 因此在旅游領域的研究, 國內學者大多數還是基于定性方法研究, 運用社會資本所表現出的網絡、關系、規范、信任等特征定性分析, 總體來說定性研究為主, 定量研究為輔。

  2.2、研究不足

  研究不足主要集中于內容不夠完善。

  1) 關注旅游開發對社區社會資本影響不夠。在鄉村旅游開發過程中, 旅游地出現各種消極影響, 各利益相關者矛盾重重, 社區不和諧, 民俗風情商業化等, 旅游地逐漸失去其“原真性”, 尤其在“留住鄉愁”背景下, 學者們對于鄉村社區歸屬感、鄉村鄰里關系、鄉村文化的認同感等方面的影響研究少。

  2) 關注社會資本對于旅游發展消極影響不夠。旅游活動的一個明顯特點是生產和消費同時同地發生, 這就決定了旅游活動必須依托一定的空間, 而這種空間鎖定可能對個人從業、企業創新產生消極影響, 尤其在我國以血緣地緣為基礎形成的“關系”, 旅游小企業嵌入到地方社會網絡中容易形成小利益集團、本地化壟斷和排外等不良影響, 目前關于此類影響研究較少。

  3) 對于社區歷史文化的根植性對于旅游影響研究還不夠深入。一個地方的歷史觀念、慣例、習俗屬于集體社會資本, 社會資本根植于社區中, 社區根植性將成為社區旅游發展的內生源動力, 對于旅游目的地居民、企業等產生影響, 如晉商文化的誠信、創新等對于平遙古城中居民從業態度、從業規模的影響。

  3、研究展望

  基于上述對相關研究成果的梳理和分析, 今后運用社會資本理論研究旅游領域將有可能發展以下幾個方面:

  以旅游創新助力鄉村振興。隨著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 發展鄉村旅游已成為鄉村振興的重要環節之一, 鄉村旅游中的居民、企業處于特定的社會網絡關系中, 網絡主體通過“聯系”進行知識轉移, 模仿創新, 營造創新環境。因此, 挖掘和培育本地網絡關系, 促進旅游創新成為踐行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效途徑之一, 將成為今后我國“三農”問題解決的有效措施。

  關注特色小鎮的發展模式。特色小鎮的建設實質上就是在較小的區域范圍內, 挖掘當地特色產業, 根據當地的根植性形成獨特、可持續發展的產業集聚。根植性是社會資本的重要特征, 特色小鎮建設要防止千鎮一面和一哄而上就要挖掘當地根植性, 即當地社會資本, 在不斷探索中建設特色小鎮, 利用社會資本的根植性、嵌入性探索特色小鎮的發展模式將成為未來特色小鎮研究的熱點之一。

  促進文化旅游可持續。文化旅游因其民族性、藝術性、互動性等特點深受旅游者青睞, 同時也引起學術界關注。文化是旅游的本質屬性, 旅游資源的開發實質是文化資源的開發, 在文化旅游開發中, 注重社區傳統文化、民俗、宗教、遺產等文化形式, 挖掘社區文化符號、文化記憶, 有助于增強組織成員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同時由于社區文化具有的獨特性吸引更多旅游者, 促進文化旅游開發可持續。增強地方感、挖掘文化記憶、建設制度文化等將成為文化旅游研究的重點。

  總之社會資本的概念和分析框架與旅游和旅游目的地的研究有著某種天然聯系, 以社會資本視角分析旅游現象, 將為研究者提供新的研究范式, 同時也會豐富旅游學理論, 對促進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參考文獻
  [1]陸遷, 王昕.社會資本綜述及分析框架[J].商業研究, 2012 (02) :141-145.
  [2]馮衛紅, 胡建玲.旅游產業集群網絡結構與企業績效關系研究[J].經濟問題, 2016 (2) :125-129.
  [3]PARK D B, LEE K W, CHOI H S, et al.Factors influencing social capital in rural tourism communities in South Korea[J].Tourism Management, 2012, 33 (6) :1511-1520.
  [4]STROBL A, PETERS M.Entrepreneurial reputation in destination networks[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13, 40 (1) :59-82.
  [5]尚前浪, 陳剛.社會資本視角下民族地方鄉規民約與旅游社區治理——基于瀘沽湖落水村的案例分析[J].貴州社會科學, 2016 (8) :44-49.
  [6]郭凌, 王志章, 朱天助.社會資本與民族旅游社區治理——基于對瀘沽湖旅游社區的實證研究[J].四川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5 (1) :62-69.
  [7]CLAIBORNE P.Community participation in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the value of social capital——the case of Bastimentos, BocasdelToro, Panamá[G]. Community Development, 2010.
  [8]李菁.云南鶴慶新華村社會資本參與鄉村旅游發展研究[J].旅游論壇, 2012 (3) :80-86.
  [9]董茜.社會資本視角下地質公園社區參與研究[D].武漢:中國地質大學, 2016.
  [10]卓瑪措, 蔣貴彥, 張小紅.社會資本視角下青南高原藏區生態旅游發展的社區參與研究[J].青海民族研究, 2012 (4) :58-63.
  [11]CHENG Q, SASAKI N, JOURDAIN D, et al.Local livelihood under different governances of tourism development in China-a case study of Huangshan mountain area[J].Tourism Management, 2017, 61:221-233.
  [12]丁德光.社會資本視域下的旅游精準扶貧[J].天水行政學院學報, 2016 (5) :87-91.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