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明清時期俳優戲的語言特點研究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06-06

  摘    要: 俳優戲是一種以詼諧嘲弄的語言逗人笑樂的表演藝術, 對戲劇、曲藝的發展具有重要影響。明清俳優戲在繼承先秦古優戲、唐參軍戲、宋雜劇、元曲的基礎上又有所發展, 以現掛為核心, 以諷刺為精神, 以逗笑為宗旨, 靈活、廣泛地運用雙關、比喻、引用、夸張、精警、析字、三翻四抖等語言技巧, 以達到諷刺和娛樂的目的, 為相聲等曲藝的表演結構和藝術技巧的形成奠定了深厚基礎。

  關鍵詞: 明清俳優戲; 語言藝術; 諷刺娛樂;

  俳優是以表情動作或詼諧嘲弄逗人笑樂的一類演員。1俳優戲則是以詼諧嘲弄的語言來逗人笑樂的表演藝術。俳優的任務, 主要是歌、舞、說笑話, 或是一段滑稽表演, 侍奉在統治者左右, 在嬉謔滑稽中談言微中, 在聰言慧語中讓君思考與選擇。2這種機智幽默的語言技巧先秦時已初具萌芽, 明清時期日臻成熟。明清俳優戲在繼承先秦古優戲、唐參軍戲、宋雜劇、元曲的基礎上又有所發展, 以諷刺為精神, 以逗笑為宗旨, 廣泛運用雙關、比喻、引用、夸張、精警、析字、三翻四抖等語言技巧來達到諷刺和娛樂的目的。

  一、巧思妙連, 一語雙關

  雙關是用一個語詞同時光顧著兩種不同事物的修辭方式。3明清俳優戲多利用詞的多義或同音, 有意使語句具有雙重含義, 言在此而意在彼, 進而產生幽默感, 形成含蓄美, 拓展想象空間, 制造諷刺效果。

  (一) 諧音雙關

  明憲宗成化十三年 (1477) 至十九年 (1483) 間, 太監汪直領西廠, 設官校刺探臣民隱事, 屢興大獄, 仇殺誣陷無所不為, 奪占民田達二萬頃, 又巡邊監軍, 威勢傾天下。成化十九年 (1483) 六月, 為御史所訐, 罷西廠, 降直奉御, 但其黨羽王越、陳鉞尚在。于是, 優人阿丑演戲諷之:

  丑作直, 持雙斧, 趨蹌而行。或問故。答曰:“吾將兵, 惟仗此兩鉞耳。”問:“鉞何名?”曰:“王越、陳鉞也。”后二人以次坐謫。 (明文林《瑯玡漫鈔》) 4

  表演中, 優人阿丑利用“鉞”“越”的諧音來達到諷刺目的。鉞為古代的一種兵器, 青銅制, 像斧, 比斧大, 圓刃, 可砍劈。優人巧妙利用“鉞”“越”諧音, 借指汪直黨羽王越、陳鉞二人, 一語雙關, 意為汪直黨羽尚存, 依然會危害朝廷, 禍害百姓。一語驚動皇帝, 后來其黨羽均被斥逐。
 

明清時期俳優戲的語言特點研究
 

  甲申之變, 大司馬某迎降。此人后入清朝, 官浙中。偶赴宴西湖, 伶人表演《鐵冠圖》:

  手持朝笏, 匍匐, 隱藏于道旁, 大呼曰:“臣兵部尚書吳年齒迎接圣駕”。 (近人蔣芷儕《都門識小錄》) 5

  伶人巧妙使用諧音雙關, 用“吳年齒”影射不能忠君守節的“無廉恥”大司馬, 其聽后慚愧沮喪, 不終席而去。

  清穆宗同治十年, 兩廣總督瑞麟, 資格應升殿閣大學士。開壽宴, 表演跳加官, 加官冠上兩翅, 松彈將要脫落, 非常不吉利。此刻, 鬼門內扮演內監的優人急捧黃詔、紅黃綾出來, 跪到加官面前, 說:

  奉上諭:賜太師冠上加冠。 (近人劉成禺《世載堂雜憶》) 6

  表演時出現冠上兩翅即將脫落的緊急情況, 優人臨危不亂, 獻上紅黃綾捆扎兩翅, 既機智解圍, 又獻諛成功。“冠上加冠”即“官上加官”, 兩廣總督瑞麟大喜, 認為大利市, 后每次跳加官, 必選此伶人。

  清德宗光緒年間, 于夏日演堂會劇, 客座全是武員, 盛服端坐, 面色莊嚴, 堂下站扇扇子、袒露脊背的奴仆。伶人看到此種場景, 現場抓哏, 插科打諢:

  一伶指著臺下觀眾, 問劉趕三:“此何炎炎, 而彼何涼涼者?”三答曰:“各位老爺們是吃過冰的。” (近人紅樹《蘿池談薈》) (7)

  夏日看戲, 座位上是正襟危坐、莊嚴肅穆的武員, 后面則是衣冠不整、露脊扇扇的奴仆。武員感覺涼快, 奴仆炎熱難耐, 伶人明白正是身份地位的差異導致著裝的不同, 因此巧妙使用“冰”“兵”諧音, 一語雙關, 揭開謎底。京師俗稱“啖冰”, 即武人侵兵餉, 一語道破武員真面目, 使其威嚴掃地, 淪為笑柄。

  清德宗光緒年間, 一日, 內廷侍戲, 演《尼姑思凡》。優人趙仙舫飾老尼, 瞻禮羅漢場時, 見諸位王公皆在座觀戲, 于是現場抓哏, 遙指在座王公依次罄折曰:

  此某某天尊, 末至侍立帝后某太監, 趙合掌和聲曰:“阿彌陀佛!此善人也。” (近人劉蟄叟《論戲劇改造社會之能力》) 7

  “善”與“芟”同音, 諧音雙關。俗謂閹割驢馬曰“芟”, 此處指站在皇帝后面的“芟人”———太監。語義雙指, 構思巧妙, 帝與諸貴大笑。

  (二) 語義雙關

  明憲宗初年, 嘉善知縣林某, 捶死一家13人。鄆城侶鐘按浙, 將徹查此事。林某厚賂鎮守中官李文, 讓李文宴請侶鐘, 延遲其事。侶鐘知道后, 事先讓優人做滑稽語拒絕:

  因扮一官賞雪, 作雪獅子, 令藏陰處, 以俟后賞。曰:“何處可藏?”一卒曰:“山陰可乎?”曰:“不可。”卒又曰:“江陰可乎?”曰:“不可。”其官高聲曰:“但藏在嘉善縣可也。”卒云:“此地無陰, 何以藏之?”官曰:“汝不見嘉善林知縣打殺一家非死罪十三人, 不償命, 豈非有天無日頭處?”一座皆驚, 文亦不敢啟齒。 (清褚人獲《堅瓠五集》三) 8

  此俳優戲使用語義雙關, 制造了強烈的諷刺效果。“陰”, 本指不見陽光的地方, “山陰”, 即山的北面, “江陰”, 即江的南面, 均為背陰的一面。把雪獅子藏在山的北面或水的南面, 官員一開始看不到, 后來見到會很高興, 隸卒們也將會得到賞賜。與此同時, “山陰”“江陰”還可用作專有名詞, 指地名。山陰, 明清為紹興府治, 因在會稽山之北而得名。江陰, 明清屬常州府, 因在長江以南而得名。優人正是巧妙利用雙關語表層義 (詞語義) 與深層義 (地名義) 之間的聯系, 引出殺人兇手林知縣藏身無陰涼處的嘉善縣便可逃脫法網, 可謂有天無日頭。這種語言技巧既含而不露, 又不顯晦澀, 震懾了受賄并準備為兇手說情的鎮守中官李文, 使他無法啟齒, 同時也表明了官員的態度, 維護了法律的威嚴。

  清宣統年間, 優人趙仙舫表演《浣花溪》, 其中有一句道白:

  倘被賊兵搶去, 我的“前途”何堪設想啊! (近人張肖傖《燕塵菊影錄》9

  在《浣花溪》中, 唐西川節度使崔寧娶宦官朝恩侄女魚氏。魚氏奇悍, 崔買妾任蓉卿, 魚氏妒而貶為婢女, 苦加凌虐。后崔寧攜家眷出游浣花溪, 部將宣撫使楊子林據城反, 二人驚慌失措, 魚氏裸跣, 不能脫, 被掠。楊恨魚氏平素淫妒, 命劙其私。崔妾任氏親自赴敵, 其父任元助之, 削平亂事, 魚氏得救。優人趙仙舫以丑旦飾魚氏, “前途”二字一語雙關, 表面指崔妻魚氏恐被亂兵所辱, 命運悲慘, 實則暗諷朝廷命數已盡, 危機難解, 國家命運與百姓生活“何堪設想”。

  二、比喻引申, 形象生動

  比喻是俳優戲常用的一種修辭手法, 用與甲事物有相似點的乙事物來描寫或說明甲事物, 有時加以引申發揮, 形象生動, 活潑有趣, 易于理解, 令人印象深刻。

  明孝宗弘治年間, 帝王親族張鶴齡封拜侯爵, 侍飲禁中。酒過三爵, 倚仗酒意, 佩戴皇冠, 幾有“太陽同物”之意。伶人現場抓哏, 表演猴戲, 乘高跳弄, 指之曰:

  者 (這) 猴子爬得高跌得重! (明陸粲《說聽》) 10

  伶人巧妙使用比喻手法, 將張鶴齡封侯后內心膨脹、覬覦皇位的心理比作乘高跳躍的猴子, 爬得越高, 摔得越重。借由生動形象、具體可感的猴戲引發觀者的聯想和想象, 給人以鮮明深刻的印象, 具有很強的感染力。明正德年間, 張鶴齡獲罪被逮, 病死獄中, 正如伶人所言“爬得高跌得重”。

  明世宗嘉靖年間, 吳默泉太宰免官歸故里。正值甲子歲, 倭寇攻破明興化府, 當地鄉紳康礪峰大司空避難來到吳默泉家鄉, 兩人原就交往密切, 于是借吳默泉別宅居住, 已數年。正值迎春之際, 兩公垂簾同觀, 命優人佐酒共邀春住。優人為儷語云:

  “吳爺擎天碧玉柱, 康爺駕海紫金梁!”語未畢, 一青衫從旁云:“柱耶!梁耶!斫材時, 須防截去梁柱頭。” (明沈德符《野獲篇》二六“康吳二尚書”條) 11

  優人把吳默泉、康礪峰比作“擎天碧玉柱”“駕海紫金梁”, 皆為國之棟梁, 吹捧至極。另一優人話鋒一轉, 反唇相譏, 梁柱如果沒有用處, 小心砍材時削掉。此處運用比喻, 巧妙指責二人在國家危難時未能做出應有的貢獻, 就如同這梁柱一樣沒有用處, 應被砍頭。

  清德宗光緒二十年, 清軍戰敗, 慈禧太后剝奪了賞賜給李鴻章的黃馬褂, 以示譴責。當時京城內文昌館表演《水斗》:

  優人楊鳴玉飾演水族龜形丞相, 傳令:“娘娘法旨:蝦將魚兵, 往攻金山寺!”適有鼈形大將穿黃馬褂, 楊臨機諷刺, 令其奮勇當先, 喝曰:“如有退縮, 定將黃馬褂褫奪不貸!” (近人楊嘯谷《竹屏閑話》) 12

  甲午戰敗, 李鴻章代表清政府割地賠款求和, 引來社會輿論的一致譴責。優人楊鳴玉現場抓哏, 用比喻手法譏諷李鴻章。

  比喻的恰當使用可使事物生動形象、具體可感, 并將抽象的道理淺顯、具體地表達出來, 以此引發讀者的聯想和想象, 給人以鮮明深刻的印象, 并使語言文采斐然, 富于感染力。

  三、引用典故, 古事今說

  在修辭學中, 文中夾插先前的成語或故事的部分, 叫做引用。 (14) 在明清俳優戲里, 多使用隱喻手法將現實生活中的用語、社會現象等摻雜在古代典故中, 以古人話影射現代事, 組成笑料, 以達到振聾發聵的目的。

  明憲宗十六年, 大臣朱永掌管十二營, 差遣士兵修繕私人住所。于是, 阿丑以優戲予以諷刺:

  丑作儒生, 誦詩, 因高吟曰:“六千兵散楚歌聲。”一人曰:“八千兵散。”爭之不已。徐曰:“爾不知耶?二千在保國公家蓋房。” (明文林《瑯玡漫鈔》) 13

  此次演出, 優人阿丑扮儒生, 高聲吟誦古詩“六千兵散楚歌聲”, 引出項羽兵敗烏江、四面楚歌的典故。另一優人馬上糾錯, 應是“八千兵散”, 兩人故意爭執。緊接著, 阿丑抖出包袱, 說另外兩千士兵在保國公家蓋房呢!此處引用唐代詩人胡曾的《詠史詩·烏江》, 原詩“八千兵散楚歌聲”言項羽帶領的八千兵士聽到四面楚歌人心散, 最終導致失敗。這里著眼“八千兵”三字, 故意說錯, 古事今說, 起到了幽默的諷刺作用。

  明神宗萬歷初, 內廷演劇, 穆公皇后陳氏和貴妃李氏登上座位, 神宗陪侍左右, 一起觀看新編的《華岳賜環記》。劇中權臣驕橫, 宋寧宗無可奈何, 感嘆道:

  政歸寧氏, 祭則寡人。 (明蔣之翹《天啟宮詞》注) 14

  “政歸寧氏, 祭則寡人”出自《左傳·襄公二十六年》, 衛獻公在外流亡已久, 希望回國, 于是派遣子鮮同衛國權臣寧喜商量, 說如果讓我回國, 國家政事由你決定, 祭祀禮儀由我管理。此處引用該典故, 借古人之口點明今日政局, 神宗就像衛獻公、宋寧宗一樣, 只是主持祭祀一類的儀式罷了。

  典故的恰當使用既可精煉語言, 又能增加內容的豐富性與表達的生動性、含蓄性, 具有言簡意豐、余韻盎然、耐人尋味的效果, 大大增強了作品的表現力和感染力。

  四、故弄玄虛, 荒誕夸張

  敘述事情時故意夸張, 引發眾人的好奇心, 然后層層鋪墊, 抖出包袱, 最后給出意想不到的答案, 使人大笑。

  明世宗嘉靖間, 王室設宴, 有一段優戲就是采用這種方法使人發笑:

  王邸置宴, 優伶有呈戲者, 以文錦冒一寶櫝, 置幾案間。伶前作夸語云:“內所蓄古物, 自開辟之初, 暨洪荒之世, 人文未通, 制作未備, 此物固先具焉。夏鼎、商盤, 蓋不足論也。”旁一伶號博古, 請啟觀之。伶作矜靳態。凡請再三, 乃許。群往出之, 乃破書一卷, 檢之, 則三皇五帝紀也。眾哄堂一笑。 (明陳霆《兩山墨談》六) (17)

  此段俳優戲中, 一優人先讓眾人猜測幾案上用織錦蓋住的寶盒內所藏何物, 然后故弄玄虛, 極度夸張地加以形容, 吊足觀眾胃口。旁人多次請求他打開一看, 方才允許。優人打開寶盒, 為破書一卷, 仔細翻閱, 原來是《三皇五帝紀》。謎底揭曉, 眾人哄堂大笑。這里就是使用故弄玄虛、大肆夸張的手法, 先把觀眾的好奇心調動起來, 再層層鋪墊, 抖出包袱, 最后不按常理出牌, 拋出意想不到的答案, 荒誕十足, 使人發笑。

  五、含義深刻, 精警動人

  在確定了豐富深刻的思想內容后, 采用既簡練又深刻的說法, 使其成為“語簡言奇而含義精切動人”的警句, 這叫做精警, 也稱警策。 (18) 精警在于使用凝練的語言反映某些客觀現象和規律, 對人產生啟示、警醒的作用。

  清德宗光緒二十年前, 一日, 優人劉趕三在某巨珰家演《請醫》, 其飾醫生, 與蒼頭者對白:

  蒼頭謂醫生曰:“先生這可到了, 留點兒神, 別叫狗咬了。”趕三遽指臺下座客曰:“這門兒里頭, 我早知道, 是沒有狗的, 有的都是走狗!” (近人優優《梨園叢話》) (19)

  這里借戲中的“狗”作引子, 反映了黑暗的社會現象。朝廷中多走狗, 耀武揚威, 欺負百姓, 此段表演就深刻揭露了他們的丑惡嘴臉, 在座諸人聽完后臉色大變, 不知所措。

  清德宗光緒年間, 上海優伶何家聲, 以善滑稽名。一日, 演《清溪洞》, 何扮孫悟空。扮演這個腳色的演員在追逐妖魔時向來變換百出, 令人眼迷, 但這次何演孫悟空, 搖身三四, 安然不動, 優人抖出包袱:

  旁有一人問之曰:“人人皆要看汝變法, 汝何以竟變不出來?”何指座中諸人曰:“你看!諸位大人沒有一個想變法的?如何你單教我變起來?” (清醉醒生《莊諧選錄》引失名撰《素隱漫錄》) (20)

  光緒帝主張的維新變法動搖了傳統黨派的利益, 因此遭到許多大臣的反對。優人以孫悟空變法戲作引子, 借臺下諸大臣現場抓哏戲謔, 對他們阻撓變法的行為進行了巧妙諷刺。

  清宣統二年, 優人黃潤甫演《法門寺》, 飾大太監劉瑾, 羅壽山飾小太監賈貴。演出前兩日, 御河橋正好發生爆炸事件, 于是臺上的優人們臨場發揮:

  (頭場) 劉對賈貴道:“貴兒!你知道昨日的事嗎?”賈道:“不要緊!咱們不走御河橋就是了。”劉道:“傻小子!老鴉不見得老在現窩里叫。吩咐下去:格外小心!” (近人勞子衛《梨園舊事拉雜談》) 15

  “老鴉不見得老在現窩里叫”, 以此嘲諷清朝廷的日益衰敗, 已不可挽回。

  六、巧析文字, 曲折有致

  析字, 即根據字的形、音、義, 進行化形、諧音、衍義等的修辭手法。 (22) 析字能使語言曲折有致, 耐人咀嚼, 富于趣味性。

  清宣宗道光年間, 有一侍郎名平恕, 蒙古人, 曾督學江蘇, 貪污受賄, 經常被輿論指摘。吳中梨園將他的故事演成雜劇, 托名“干如”, 其開場白為:

  忘八喪心, 下官干如是也。 (清黃協塤《鋤經書舍零墨》一) 16

  “忘八”, “平”字去八, 是“干”, “喪心”, “恕”字去心, 是“如”, 此處巧妙譏諷平恕貪污受賄、喪盡天良。優人拆字離合, 頗具匠心, 觀者粲然。平恕后遭彈劾, 奉旨革職, 流放邊疆。

  清光緒甲戌會試, 題目為“君子坦蕩蕩”。會試后, 戲園例行將試題公開講解, 優人劉趕三表演。其時, 伶人十三旦名聲大噪, 堂會非他不歡, 于是劉趕三就拿他戲謔:

  “君子”者, 京官老爺之稱, 拆“坦”字為十一“旦”, 兩“蕩”字中, 各藏一“旦”字, 合之“坦”字, 為十三“旦”。“君子坦蕩蕩”, 乃謂京官老爺以昵十三旦之故, 至于罄其資, 而典質及衣物耳。蓋“蕩”“當”同音也。 (近人柴萼《梵天廬叢錄》) 17

  “君子坦蕩蕩”本為《論語·述而》中句, 說的是君子心胸寬廣, 能夠包容別人。其時, 唱秦腔的十三旦侯俊山大紅, 京官老爺為之傾倒, 優人劉趕三對此進行調侃。拆“坦”為十一“旦”, 拆繁體字“蕩”中部件為一“旦”, 故“蕩蕩”藏兩“旦”, 全部合起來就是“十三旦”。“蕩”, 諧音當鋪之“當”, 所以“君子坦蕩蕩”就被優人戲講成京官老爺們為親近、結交十三旦寧可傾盡家產, 即便典當衣物, 成為浪蕩子也在所不惜。

  七、三翻四抖, 引人入彀

  三翻四抖, 相聲組織的手段之一。指相聲表演時, 經過再三鋪墊、襯托, 對人物故事加以渲染或制造氣氛, 然后將包袱抖開以產生笑料的方法。18其實, 早在明清俳優戲中, 三翻四抖的語言技巧已臻成熟。

  明憲宗時, 優人阿丑擅講笑話, 經常在皇帝面前表演雜劇, 頗有東方朔譎諫的風范。當時, 太監汪直當權, 勢傾中外, 阿丑通過使用三翻四抖、引人入彀的方法, 成功勸諫了皇帝, 使皇帝對汪直的寵幸漸衰。

  丑作醉人酗酒狀。一人佯曰:“某官至!”酗罵如故。又曰:“駕至!”酗亦如故。曰:“汪太監來矣!”醉者驚迫, 帖然。傍一人曰:“天子駕至, 不懼, 而懼汪直, 何也?”曰:“吾知有汪太監, 不知有天子也。”自是, 直寵漸衰。 (明文林《瑯玡漫鈔》) 19

  此俳優戲中, 阿丑作醉酒狀, 一人假裝說某官員來了, 照樣酒醉罵人 (一翻) , 又說皇上來了, 還是照罵不顧 (二翻) , 說汪太監來了, 醉漢驚嚇起來, 貼地趴伏 (三翻) , 旁人問及原因, 醉漢說知有汪太監掌管朝政, 不知還有天子 (四抖) 。此處就使用了三翻四抖的語言技巧, 根據人們的聽覺習慣, 將矛盾反復強調, 加深觀眾的印象, 引人入彀, 最后巧妙轉變, 以揭露事物真相。

  注釋

  1 周貽白:《中國戲劇史講座》, 中國戲劇出版社, 2016年版, 第182頁。
  2 余秋雨:《中國戲劇史》,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3年版, 第19頁。
  3 (14) (18) (22) 陳望道:《修辭學發凡》,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14年版, 第77、85、151、118頁。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5) (16) (17) (19) (20) (21) (23) (24) (26) 任中敏:《優語集》, 鳳凰出版社, 2013年版, 第188、218、237、268、302、183、309、193、197、270、186、200、198、267、283、305、233、247、184頁。
  5 于萬海、王決:《笑談相聲》, 百花文藝出版社, 2013年版, 第101頁。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 加盟王萍面皮赚不赚钱 520彩票游戏 腾讯欢乐捕鱼碰碰鱼技巧 全民欢乐捕鱼第一期 66江苏麻将官方网站 昵图网怎么上传图片赚钱 郑州达达赚钱吗 梦幻西游手游65级赚钱 网上真钱娱乐捕鱼平台 背单词赚钱 除非你可以躺在床上赚钱 梦幻西游卡129赚钱 人人发彩票群 书画投资怎么赚钱 贵州麻将多少张牌 电脑怎么卖广告赚钱是真的吗